再一次的将张易之也一并给拎了出来继续说道还

发布时间:2018-08-19 07:54:48   编辑:k8彩票|k8彩票网|k8彩票登录浏览人次:86

 所以,那些所谓的武官们的啧啧称奇,狄仁杰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……自动屏蔽了。
 
    而待这内殿中的官员们的喧哗之声度过了之后,则是拿着手中的文章是越看越爱不释手了。
 
    这说的很对,李唐时期还是重京官,轻边官,将军队以及军政大权,牢牢的把控在手中。
 
    但是自从周以来,因为对抗这些老臣的缘故,坐上的武皇,将太多的权利,转移到了地方刺史以及指挥使的手中了。
 
    最可怕的,那些指挥使竟是外族居多,胡人,高句丽,蛮夷,西戎,竟是什么种族的都有。
 
    长得红鼻子绿眼,只会朝着朝廷要兵要粮要钱,一个个对着皇帝谄媚不已,却是在底下油滑的揩走了不少朝廷的油水。
 
    反倒是拱卫都城的十六卫的将士们,净是选取一些招猫逗狗之人,其战力水平……十分的堪忧。
 
    现如今一旦战事经起,能代表朝廷一战的人,只剩下两个卫的禁军了。
 
    他们在朝的这群大臣们并不知道,其中一卫的兵权,早已经被武皇陛下在床上送给了张昌宗了。
 
    而这个狡猾的女皇,打的就是这种放出烟雾弹,吸引众人的目光,待到大家发现的时候,也挽救不过来的时间差了。
 
    所以,待到朝上的大臣们将这期间的内容仔仔细细的研究完毕了之后,竟是形成了武皇都未曾想到的局面。
 
    在朝中的官员们,无论是文武,竟是出奇的一致,对着这片文章,齐刷刷的叫好。
 
    “陛下,此乃天作文章,写的有理有据,务实,明确,绝不虚夸。”
 
    “其中还有几策方针,针对朝中的弊病,臣看过了,深觉有理,可行!”
 
    而另外一个武将则是一拍大腿,难得的和一旁的文官凑合到了一起,他咧着大嘴的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了对此计划的支持:“臣也觉得可以让京官与那些蛮夷的将领,来个几年任期的调换啊。”
 
    “吾等功勋之家,上马杀敌的本事,那也是有的啊,总不能一直在家中吃俸禄爵位的,不干活不是?”
 
    “那些毛蛮子们能干的活,在地方上吃香的喝辣的,咱们也能干得,兄弟们说是不是啊!”
 
    “甚是!”
 
    “十分不错!这位将军所言正和我意!”
 
    “还有那个武举,我看就今年举办吧,咱们家中的子弟,不能袭爵的孩儿们,总要找一条不混吃等死的道路啊,你们说呢!”
 
    “哦哦哦,我三儿子能力举十鼎!”
 
    “放屁,你说的是泡茶的鼎吧,我儿子还有二牛之力呢?”
 
    “吹牛的牛吧!”
 
    这还没商量好呢,这群人就觉得这些将军什么的实缺,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,他们那酒囊饭袋的儿子,就是武状元了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有奏效?
 
    武皇陛下是诧异的,她扶着自己的额头,轻轻的揉了揉,不明白哪里出了差错。
 
    反倒是在朝殿旁的一角,几个长相诡异的胡人将领,眼神中却是闪烁着莫名的光芒。
 
    这是要夺权?
 
    哪个孙子想的这么损的主意?
 
    那个宦官的监军,上告机制,又是哪个满肚子坏水的人,不想他们好过了?
 
    军政分开?
 
    自己手中没粮?
 
    士兵们还会给他们卖命吗?
 
    掐着经济命脉的朝廷,还是原本他们心中的那个好欺骗,好糊弄的朝廷吗?
 
    一言不发的外族人们,不是不想反对,而是不敢反对。
 
    在这朝堂之上,但凡他们表现出了一点对于这策论不满的地方,那些京官武将们,就能一拥而上,将他们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了。
 
    自己的地盘被瓜分,那手握一个边疆省份的军力的大权,也会被这群无知之徒给拿到手中。
 
    绝不!
 
    蛮人憨直?
 
    那是表象,粗鲁的伪装,才能让唐人放松对于他们的警惕罢了。
 
    他们就是狼,跟着老虎时,夹着尾巴当狗,若是这虎入暮年的时候,他们就会龇牙咧嘴,露出它嗜血的本性。
 
    不从虎身上狠狠的撕下一块肉来,怎么能抵消的了他们这么多年装狗的郁闷呢。
 
    所以,当边军的异族将领们忍了了时候,武皇陛下则是惊奇的发现,兵部尚书,协同吏部尚书,以及有关部门,已经将武则天发下来的这一份策论,当成了此次朝会的主题思想议题,给提到了明面上,真正的要处理了。
 
    而这般的问题,竟是被官员们当成了皇帝真正的内心所想,当成了圣旨来坚决的执行下去了。
 
    当目瞪口呆的武皇陛下,想要跟诸位大臣们说一下,其实她只是随便的挑起战火罢了,你们不用太当真的时候,以狄仁杰,张柬之等人为首的朝臣们,则是齐刷刷的朝着堂上的武皇陛下的宝座的方向,真心实意的拱手了。
 
    “武皇陛下,圣明!”
 
   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 
    这一声吼,为顾峥的一篇惊世骇俗的策论定了性,也让武皇头顶上的一片金色契机,直接从她的头顶飞出,穿过仿若未见的诸位臣子的头顶,直接灌注在了顾峥的头上。
 
    而待这金光完全的没入了之后,那坐在宝座之上的武皇帝则是被这一口气堵得啊,抓心挠肺的。
 
    到了如此,什么曾经心中的白月光啊,那都是不复存在的。
 
    这就是过来讨债的吧?
 
    她无法迁怒于满朝三品以上的文武,也不能对那些边官们大吼,你们这群狗东西,白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了,也不上去替朕撕咬他们。
 
    她也只能将气给撒到顾峥的身上了。
 
    麻蛋,你不是要走清流路线吗?
 
    你不是做文人傲骨吗?
 
    老娘偏不让你如意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武则天阴阴的一笑,说出了自己对于这篇文章所做者的嘉奖。
 
    “诸位爱卿,你们还不知道吧?此策乃是当期状元公顾峥所做的锦绣文章,而有幸做此次策考官的郎官们,都见过顾峥的风采。”
 
    “现如今的状元公,当得年轻有为的称号,而能为朝廷做出这番贡献的人,朕自然也不会吝啬对其的擢升。”
 
 532 乱了,彻底的乱了(慕兰mulan盟主加更一)
 
    对于武皇陛下的突然的提议,年老成妖的狄仁杰是十分的警醒的,他立刻就给一旁的恒彦范使了一个颜色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狄仁杰的合作者,恒彦范也是一马当先的阻止了武皇的打算:“陛下,当今状元郎,的确是有志之士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他刚才获得了吏部的选官,已经按照朝廷的规矩成为了一名从六品下的官员,现在才任职第一天,就直接擢升,恐怕这朝中的其他人会觉得不妥当吧?”
 
    “不若陛下先历练他一番,再由吏部擢升,可否?”
 
    这一番的交锋,已经让前方的殿前几人,安静了下来,但是武皇陛下则是胸有成竹的挥了挥手,阻止了恒彦范口中的所谓的担心:“恒爱卿,这一点朕早就想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朕选的这个官职,既可以体现朝廷有功就赏的风范,又不会影响朝中各位的工作进程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啊,此次朕打算让顾峥,作我的天子的近臣,素闻顾峥文采飞扬,有大智慧之人,不若就让他官升一级,就去中书省内,做朕的起居舍人吧。”
 
    好吗,人家一个御史台的人,现在给你做书记官了。
 
    说好听了,起居舍人是掌记录皇帝日常行动与国家大事的职位,说不好听了,那不是就是个会议速记员吗?
 
    若是司马迁有灵,也是十分的欣慰的。
 
    状元郎来干这个,真的是不错。
 
    这恒彦范刚想开口为顾峥再争取一把呢,武皇陛下则是很不耐烦的就用手势将他的话给阻止了。
 
    毕竟,说到升官,武皇陛下又怎么会忘记自己的爱宠呢?
 
    她咳嗽了一声,再一次的将张易之也一并给拎了出来,继续说道:“还有,今日中御史台的闻风上奏,这一点很不好,以后要改,而张郎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,朕也不能不安抚于此,不若就将张易之提为通直郎的散职吧。”
 
    “实缺吗……”
 
    武皇陛下朝着底下的朝臣们望了过去,则是看到了一片的怒目而视,她自然不敢往重要的部门中插手,却是又想到了宫中。
 
    “那就让张易之任宫苑总监副监,专管宫内殿院的修建,这下大家总没有意见了吧?”
 
    哦,属于工部的小分部,没意见,没意见。
 
    既是如此,君臣就在携手共进美好未来的和谐的气愤之下,将朝会中的基本的流程给走了下来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,殿外的三品下的官员们,除了几个阁老点名留下的之外,其余的都可以散朝回家了。
 
    而在小殿内的官员们,则是可以随武皇陛下到殿内的内书房中,详细的处理一些各地的奏章,以及一些更加要紧的不能对外朝描述的事情。
 
    这时候的顾峥,本应该随着大家一起退下,散朝回家,他却是发现一旁的一个起到出宫引领作用的小内侍,朝着他一递手,截下了出宫的意愿。
 
    “想来这位就是陛下新任的起居舍人顾峥,顾郎君了吧?”
 
    “请顾舍人移步,随我来。”
 
    因为距离的太远,外朝的顾峥压根就没听清楚对于自己的提升,他有点疑惑的问道:“起居舍人乃是从六品上吧?”
 
    “这是陛下对于我的新的任命?”
 
    “喏!”
 
    “陛下现在内殿,与诸位阁老大臣们商谈小朝会的事宜,作为陛下亲命的起居舍人,现在应该在陛下的身旁司职了。”